聽說是標題

關於部落格
聽說是描述
  • 155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hapter5

    路法斯:『...沒看到嗎?』     愛莉夏:『...希爾梅莉亞?...到那裡去了?』     路法斯:『轉生了吧?因為王呼的秘法...』     愛莉夏:『研究...完成了嗎!?』     路法斯:『...真是夠了,不管那個傢伙都在隱暪事情...』     愛莉夏:『父親和達雷斯也...不知道這件事。          迪蘭和雷札特呢?』     路法斯:『現在那兩個人大概在瓦爾哈拉吧?』     愛莉夏:『沒有什麼法術可以讓他們成為英靈帶走的..』     路法斯:『雷札特那小子不知念了什麼咒文,一直到最後都在不停念著。          ...不過還是不行。          而迪蘭則是看到了那個強力的法術後,變成了不死者王布拉姆斯。          就性質上來說比蕾歐妮更差勁。』     愛莉夏:『再來...該怎麼辦?』     路法斯:『這才是我想問的!』   路法斯的怒吼嚇到了愛莉夏。     路法斯:『...對不起。          就算只有兩個人也去找寶玉吧?...我一個人不能依靠嗎,哈哈...』   打算安慰愛莉夏的路法斯覺得自己講的話實在很沒力。   想想就站了起來,表情堅定許多。     路法斯:『...我們離開城裡吧。』 ディパン城城下町   離開了城堡後,兩人往王室的地下道前進...他們都在思索著再來到底要做什麼...     路法斯:『喂...』     愛莉夏:『嗯...』   兩人不約而同的出聲。     愛莉夏:『...你要說什麼呢?』     路法斯:『...妳先說。』   但愛莉夏卻沈默下來。     路法斯:『...知道了啦,我先說。          我要打倒奧丁。』   路法斯講的很堅定,不過愛莉夏卻沒什麼反應。     路法斯:『...沒有嚇到嗎?』     愛莉夏:『我也想說同樣的事情呢。』     路法斯:『...是嗎。』     愛莉夏:『但是,你要怎麼做?』     路法斯:『但是,妳要怎麼做?』   兩人又同時開口。     路法斯:『我要去優格拉西兒的頂上,在那裡成為取得所有智慧的神。          妳知道吧?那是一個包含アスガルド,是世界創造之源的樹。』     愛莉夏:『這樣的事能辦到嗎?』     路法斯:『就算希爾梅莉亞不承認,但我不想要讓那件事只是紙上談兵。          奧丁以前也只是個持有半精靈肉體的下級神...          既然他能夠辦到,那我一定也可以...          ...我已經無法原諒他的暴行!』     愛莉夏:『請讓我也一起去!          為了要取回龍之玉,我也打算打倒奧丁。          但是為了這點該怎麼做才好,我真的不知道...          只好...拜託你...』     路法斯:『...不可能。』     愛莉夏:『為什麼!?』     路法斯:『人類不能進入優格拉西兒。無論如何都不可能...』     愛莉夏:『但是,我還能夠擊出光子...』     路法斯:『妳現在不能用目標指引了對吧?...已經是...普通的人類了。          再見了,愛莉夏...』   路法斯在走沒幾步路後,停了下來。     路法斯:『要去アスガルド,必須要經過精靈之森深處的ビフレスト之門。          ...到那裡為止,一起走吧。』   聽到路法斯這麼說,愛莉夏想都沒想的就跟了上去。 ミッドガルド   ◆只有一個東西有改變,就是ヴィルノア賣的花變成スズラン。 精靈の森   ◆這裡面的森林是無限迴圈,只要跟著白花的方向走就是正確的路。    這邊的寶箱的話,有一個怎麼弄都上不去的地方,那裡有個精靈~沒打倒Boss是絕不可能上的去的。    擊倒Boss後再折回時,原本的精靈會變成浮空的怪物,這時候就有辦法拿了。    另一個是記錄點前的封印石和寶箱,方法很容易,四個柱子其實就像天秤一樣,只要有一個高,就會有一個低。    把怪物變成晶石後放在最左邊的柱子就OK囉~   沒有多久...兩人走到了森林的深處。     路法斯:『...真奇怪,路應該沒走錯...          會不會是那裡有什麼密門的機關呢...?』   路法斯邊走邊找著有沒有什麼開關,突然間,他的手透過了石壁!?     路法斯:『...咦!?』   他再度的確認剛才是不是真的能透過去,事實亦然。     路法斯:『愛莉夏,看!果然是這裡沒有錯。          快點過來!』   路法斯進入了壁面裡面,愛莉夏也隨即跟上。     愛莉夏:『...不行。』   路法斯雖然很輕鬆的走了進去,但愛莉夏卻被阻隔在外...   她拼命的敲著壁面...敲到手都泛紅了...   路法斯看到這樣的愛莉夏這個樣子,他也沒有辦法就這樣離開。   所以他走了出去。     路法斯:『夠了,住手...』   路法斯抱著身心都疲憊不堪的愛莉夏,是呀,不能就這樣丟著她離開。   此時出現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男子:『你為什麼能夠通過這個門呢?』   是人,但看起來似乎是神族...而男子注意到了路法斯手上的戒指。      男子:『那個戒指...是半精靈嗎?』     路法斯:『...快逃!』      男子:『追!別傷害到他!』   男子指揮著自己帶來的隨從上前去追兩人。      男子:『那個女人...似乎不是精靈呢。』   兩人逃到半路時,追兵終於追了上來。   不過路法斯和愛莉夏卻因為滑倒而跌落樹下,卻也剛好躲過了來者的追擊。     愛莉夏:『不要管我了...快走!』     路法斯:『那就一起走...』     愛莉夏:『我...跟你約好只走到這裡而已。』     路法斯:『就到這裡嗎...哼!』   路法斯想拿掉自己手上的戒指,愛莉夏馬上就阻止了他。     愛莉夏:『不可以!』     路法斯:『為什麼要阻止我!』     愛莉夏:『因為你是不能沒有的人呀!          你能救人界,而我能把我的理念託付給你。          就只有你...拜託...去吧!』   此時兩人被追來的人給發現了...   兩人正有戰鬥的心理準備時,男子卻突然倒下。   ...在他的後方有一名女子,她使用弓箭射倒了男子。      女子:『之後有一個誰都不會靠近的大樹洞。          ...歡迎你們光臨。』   正當路法斯還在猶豫時,愛莉夏便拉著她跟了上去。   兩人被帶到了大樹裡面。      女子:『暫時是不要緊了...          但是不能一直在這裡,稍微休息一下就離開森林吧。』     路法斯:『妳...知道我是誰嗎?』      女子:『是半精靈吧?ヘイムダル可是追紅了眼呢。』   女子把準備好的弓箭遞給路法斯,但路法斯並不打算拿取。     路法斯:『...為什麼知道還藏我們?』      女子:『因為有點在意...』     愛莉夏:『她幫助了我們,不要責備她...』     路法斯:『哼...搞不好只是想要把麻煩的傢伙給趕出去呢。』     愛莉夏:『怎麼會!』     路法斯:『...我才不想要被精靈同情!』   路法斯很明顯的在防著這名女子。     愛莉夏:『請不要介意...』      女子:『...謝謝...妳是?』     愛莉夏:『我是汀帕公國的愛莉夏。』      女子:『是人類?』   由於人類應該是不能進入精靈之森的,路法斯此時便出現了警戒。      女子:『請別誤會,我並不知道你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的。』     愛莉夏:『我們要通過ビフレスト之門...去優格拉西兒,然後到瓦爾哈拉...』     路法斯:『喂!愛莉夏!』      女子:『但是人類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被選上的英靈,或者是成為不死者才有可能...』     愛莉夏:『不死者...成為不死者就能夠通過ビフレスト之門了嗎?』      女子:『就意義上來說是放棄了物質的肉體。          然後連心都變成了魔物,那已經不是原本的自己了。』     路法斯:『那就在喝下グールパウダー後,精神尚未被入侵前阻止就好了...          這個戒指能停止持有者的時間,不管是成長還是侵食都能阻止...』     愛莉夏:『但是把戒指拿掉的話,路法斯你...』     路法斯:『靈魂消失這件事是指在人界,通過ビフレスト之門就不需要這個了。』     愛莉夏:『達雷斯他們喝下的グールパウダー,在汀帕城的研究室也許還有...』     路法斯:『愛莉夏...怎麼樣?』   愛莉夏點點頭。      女子:『...你們是認真的嗎!?』     路法斯:『嗯...去汀帕吧。』   兩人離開了大樹裡。     路法斯:『受妳照顧了。          ...受到精靈這麼好的款待,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呢。』     愛莉夏:『謝謝妳。』    路札里葉:『...我是路札里葉(ルザリエ)。』     愛莉夏:『路札里葉小姐...』    路札里葉:『...請小心。』   路札里葉握握愛莉夏的手,轉而又接近了路法斯...   但與愛莉夏不同的是,她看著路法斯的眼神似乎多了...懷念以及憐愛?   她沒有再多說下去,便目送著兩人離開。 可以拿到的寶物 エリクサー 靈弓エルヴンボウ 妖精の靈藥 無欠のタリスマン スぺルポーション プライムエリクサー ダブルサーチ エルヴンブーツ 名劍アロンダイト ディパン城   路法斯和愛莉夏循著原路回去,走到了地下的研究室裡。   兩人找著目標的藥物...     路法斯:『找到了!』   ◆得到グールパウダー 精靈の森   兩人再度來到了狹間洞窟前。     路法斯:『出現效果時就一口氣衝到底,可以吧?』   路法斯看看愛莉夏。     路法斯:『...現在還可以反悔。』   愛莉夏看看路法斯,明顯的不想就這麼回頭。     路法斯:『果然...這風險太大了!』   他把愛莉夏手中的藥搶走。     愛莉夏:『你現在在說什麼啊!?』   她把路法斯拿走的藥再度取回,乾脆的就喝了下去。      神族:『找到了!』     路法斯:『怎麼會在這裡時候...愛莉夏!』   愛莉夏站起來往石壁走,但仍然進不去。     愛莉夏:『路法斯...快走。』   路法斯想都沒想就舉起了弓箭上弦。     路法斯:『笨蛋!當然是要戰鬥啊!』   擊退了神族後,路法斯扶起了因藥效發作而坐在地上的愛莉夏。     路法斯:『能站嗎?也許已經可以進去也說不定。』   他抬起愛莉夏靠近石壁,但愛莉夏仍舊被阻隔在石壁前。     路法斯:『嘖...          別這樣的表情啊,我一定會把妳帶到優格拉西兒的頂上的!          ...就這麼決定。』   此時神族的守護者又出現了,但隨後出現的是路札里葉!?   她射死了正瞄準路法斯的神族人。      神族:『嗚!』      神族:『在那裡!』   本來要阻擊路法斯和愛莉夏的神族都跑去追路札里葉。     路法斯:『是那傢伙...』   突然間原本靠在石壁上的兩人都穿了過去。   而在外面的路札里葉則已經被神族包圍住...   她確認了石壁這裡已經沒有人,表示兩人已經都進去了,她笑了笑。   是的,她的目的已經達到,沒有什麼缺憾了。   而路法斯只能看著路札里葉被殺,他了解她的好意,所以不能白費了這份心意。     愛莉夏:『嗚...』   愛莉夏正因為藥物的關係,而精神被侵食著,於是路法斯拔下了自己的戒指。     路法斯:『嗚呀!!不能就這樣出去...』   他把戒指戴到愛莉夏的手指上,沒多久愛莉夏就清醒了。     愛莉夏:『...路法斯?』     路法斯:『...可以走嗎?...快走。』 狹間の洞窟   由於路法斯沒了戒指,所以只有8分鐘的時間可以通過這裡。   原則上先離開這裡再說,不要戀寶~反正事後還能再回來。 可以拿到的寶物 妖精の靈藥 重戰士の知識 劍士の知識 藥士の秘藥 オーバードライブ 魔術師の知識 弓鬥士の知識 盜賊の知識 瞬弓ブルーゲイル アンブロシア リキュールポーション   兩人進入洞窟走了好一段路之後-     愛莉夏:『快要到了!』   此時在愛莉夏眼前出現的是光線和翠綠的顏色...     路法斯:『愛莉夏...』     愛莉夏:『太好了!真是順利!』   終於離開了洞窟。 虹の架け橋ビフレスト   兩人走到約可以看到神界的時候,從後面傳來了聲音。     ???:『...這是...不死者的味道。』   是之前曾遇過的神族男人海爾達姆(ヘイルダム)。   同時 他也注意到原本戴在路法斯手中的戒指在愛莉夏手上了。    海爾達姆:『有意思,但是半精靈和人類是要去那裡?』     路法斯:『要去打倒你們的老大啊!』    海爾達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路法斯:『我可是受到你們很大的照顧啊!』    海爾達姆:『神聖的アスガルド大地是不能被你們這種低賤的傢伙給弄髒的。』   在擊倒了守護神界入口的海爾達姆後,兩人很快的就到達了神界... アスガルド      芙蕾:『人界已經快要接近窮途末路了。          必須快點把布拉姆斯的靈魂拿去安定的話,讓人類免於滅亡...』   奧丁並沒有正視芙蕾。      芙蕾:『...請決定。』      奧丁:『要下什麼決定。』      芙蕾:『若是人界荒廢的話,神界也會不安定的。』      奧丁:『正好把那些擾亂英靈們給一起解決。          就算世界出現了巨大的動搖,也必定會朝著適當的方向前進後回歸。          為了這點小小的犧牲就在意,那怎麼能統御世界呢。』   聽到了奧丁這麼說的芙蕾,想想後便離開了。      奧丁:『妳感覺不到嗎...?          現在正有個往這裡接近,那傲慢的靈魂波動啊...』   只見奧丁取出了神槍グングニル。      奧丁:『不得不由我自己去解決啊...』   ◆這裡有商人(人界行商人的老爸...吧?), 把東西買齊後就準備上世界樹囉~ ユグドラシル   終於走上了創世樹.優格拉西兒-     愛莉夏:『要不要休息一下呢?』     路法斯:『啊...說的也是。』   兩人坐在一旁的石塊上。     愛莉夏:『...你怎麼了呢?一直都不說話...』   此時路法斯想起了在狹間洞窟前所發生的事。   當他想向愛莉夏說什麼的時候,卻停下了。     路法斯:『沒事...能有這麼一天可以親眼看到這裡的景色,我還真不敢相信...          ...這都多虧了妳。』     愛莉夏:『我才是呢...能來這裡都是因為你的幫忙...』   愛莉夏看著自己手中的戒指。     路法斯:『那個東西可以丟了啦...在神界中的時間是永遠的,沒有所謂的年齡。          拿掉也不用擔心會成為不死者。』     愛莉夏:『沒關係啊,這是我的幸運護符呢。』   愛莉夏親吻了手指上的戒指,路法斯看到也不禁臉紅。     路法斯:『...一點都不適合,那太鬆了。』   等到他恢復(?)了之後,他站了起來。     路法斯:『我的目的是這裡的樹頂,而妳是瓦爾哈拉。』     愛莉夏:『...要在這裡分開了嗎!?』     路法斯:『奧丁不是傻瓜,不可能沒有發現我們的行動。          再走下去一定會來擊潰我們。』     愛莉夏:『那麼還可以...』     路法斯:『我不想把妳捲入!          ...我不會被殺,畢竟這不是他的意思。          但妳不一樣,妳有著取回龍之玉的重要任務對吧?』     愛莉夏:『我不想要一個人...』   愛莉夏下定決心。     愛莉夏:『我...想賭在你的身上,我要看著你成為神。          在那之後再去取龍之玉也可以...不可以嗎?』     路法斯:『...知道了啦,讓妳看吧!』   路法斯伸出手拉起了愛莉夏...兩人繼續前進。   ◆這裡有兩個封印石是迷宮拿寶必須品~    一個是光跳の加護(光子反射多四次),另一個是光呪の加護(可以打破地圖上的水晶)    並沒有特別難拿的東西,只有失足掉下去要重走很麻煩= ="   好不容易,兩人達到了樹頂...   路法斯看著在頂端的水晶,他知道那是什麼。     路法斯:『我感覺到了...這是...神的力量...』   路法斯上前接近了台座上的巨大水晶,突然間,好像被什麼攻擊了。     路法斯:『嗚哇!』     愛莉夏:『路法斯!』      奧丁:『不管是誰,都不能碰。就算是你也一樣...我的容器呀...』     路法斯:『你是...奧丁!?』      奧丁:『身為一個容器還想得到神的力量...真是傲慢。』     路法斯:『真令人吃驚...從你的口中會說出傲慢兩字。』      奧丁:『你...我就教你什麼是神吧。』   愛莉夏兩人的力量終究不及奧丁,路法斯被擊倒了。(在下明明就贏了= =a)     路法斯:『嗚哇!』     愛莉夏:『路法斯!路法斯!振作一點!把眼睛張開呀!』      奧丁:『雖然失去容器很可惜,但可不能就這麼原諒他無禮的反抗神的罪。          讓開,人類。』     愛莉夏:『嗚啊啊啊啊!』   愛莉夏有勇無謀的舉劍衝向奧丁,只見他輕輕一揮,愛莉夏就被擊倒了。     愛莉夏:『嗚...』   此時...戒指脫落了...愛莉夏只能看著戒指掉落至底下。      奧丁:『希爾梅莉亞所寄宿的人類,妳這無名小輩也打算反抗神嗎?』   只見愛莉夏擋在路法斯面前。      奧丁:『果然是不死者,真是厚顏無恥,那麼就解決妳吧。』   就在奧丁打算殺死愛莉夏時,從愛莉夏的背後出現弓箭,直射奧丁。      奧丁:『嗚...!』     路法斯:『快逃...』     愛莉夏:『不要...我討厭這麼做...』     路法斯:『至少...要保護妳...別死...』      奧丁:『...哼!』     愛莉夏:『我...才不會自己一個人逃...』   但奧丁並沒有在注意愛莉夏,他看的是她的...背後。      奧丁:『...是汀帕的魔導師。          靈魂脫離肉體而潛入這裡嗎...你也是超越了不該超越的界線。』     愛莉夏:『雷札特!?』     雷札特:『總算追上了...請原諒我。          因為移送方陣的失敗而無法救大家,長久的時間都獨自脫隊行動...』     愛莉夏:『請救我們!』     雷札特:『當然。...不過得先抵抗他啊。』   雷札特擊飛了奧丁。      奧丁:『嗚...!』   此時出現了芙蕾,很快的,芙蕾就注意到了雷札特。      芙蕾:『奧丁大人!!那個人類就是歪曲的元兇...』   雷札特毫不留情的就攻擊了芙蕾。      芙蕾:『呀!』      奧丁:『芙蕾!』   只見雷札特用起了法術禁錮住奧丁。      奧丁:『嗚哦!』   突然間,奧丁的精神就進入了路法斯的體內,讓路法斯醒了過來。   但...那並不是路法斯,是奧丁。      奧丁:『輸魂之呪...身為一個人類的魔導師,怎麼會用神的力量...』     雷札特:『我可不是一名單純的魔導師呀...』   從雷札特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晶,那跟封印布拉姆斯是一樣的東西...   但裡面是...!?      奧丁:『...希爾梅莉亞!?』   芙蕾想起了她在汀帕城所看到的一切。     雷札特:『被龍之玉迷眩,又只會依仗著神槍之力的愚蠢之神。          怠慢了成長,衰退到淪為一般世俗。』   雷札特接近了奧丁的身體。     雷札特:『適合這把神槍的人呢,是我。』   雷札特取下了神槍後把路法斯和奧丁都傳送離開,而芙蕾也走了。     愛莉夏:『希爾梅莉亞...父親...』   眼見這一切,愛莉夏流下悔恨的淚水。   是的,她無能為力,身為一名人類什麼都辦不到。   劍毀,人亡...她看了自己的手上空無一物...上前便拔起了斷劍。     愛莉夏:『路法斯...對不起...』   愛莉夏舉起劍打算自盡,卻有人出聲阻止她。     路法斯:『喂喂,還有我呢...不是約好要一起去瓦爾哈拉嗎?』     愛莉夏:『...路法斯...你在那裡!?』     路法斯:『就在妳眼前啊,我可還沒死...只是妳看不到。          真是,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會敗在雷札特這裡。          早先他這麼說,原來就是他要狙擊奧丁的精神...』     愛莉夏:『他一直都在騙我們...』     路法斯:『先別喪氣,時候還不晚.快一點去拿回龍之玉吧。』     愛莉夏:『要去嗎?』     路法斯:『廢話!我們是為了什麼才來這裡的!?          是為了救人界對吧!這時候就別管雷札特那小子了。          不過當然也得祈禱雷札特那小子不會比我們先到那裡。          然後也救布拉姆斯讓他加入我們,還有獲勝的機會。』     愛莉夏:『但是路法斯...』     路法斯:『妳在迷惑些什麼啊!          用那種東西是不會死的,妳的心雖是人類,不過身體可是不死者。』   被路法斯這樣吐槽,愛莉夏便把手中的劍往前一丟。     路法斯:『嗚!痛死人了!』似乎是丟到他了。     愛莉夏:『對不起!』     路法斯:『...開玩笑的啦,現在的我只是個靈魂。』     愛莉夏:『...真是!』     路法斯:『剛才死亡的痛楚就好像騙人一樣的消失了。          肉體果然是靈魂的枷鎖呢,現在我總算了解了。          不過雖然這麼說,時間一久也還是會消失的。所以得快點物質化!』     愛莉夏:『該怎麼做...?』     路法斯:『...果然太勉強了嗎?』     愛莉夏:『...我試試!希爾梅莉亞,借我力量。』   愛莉夏舉起雙手,突然間似乎有什麼力量聚集至她的手中,但很快就消失了。     路法斯:『冷靜點!』     愛莉夏:『...對不起。』     路法斯:『剛才一瞬間有感覺到呢...該怎麼說呢...          是溫暖的感覺...下一次一定會成功...』   愛莉夏再度集中精神,似乎有什麼東西進入了她的體內。     路法斯:『這不就辦到了嗎!!』     愛莉夏:『咦!?...你在那裡?』     路法斯:『在妳心裡呀(XD),那麼再來就是集中精神於戒指...』   只見愛莉夏把手藏在背後。     路法斯:『...在剛才不見了嗎?』     愛莉夏:『對不起...』     路法斯:『找找看!應該就在這附近...』     愛莉夏:『掉到下面...』     路法斯:『什麼嘛,知道就早講嘛!馬上就去找吧。』     愛莉夏:『...嗯!』   沒多久愛莉夏便找到了戒指(Boss有)。     愛莉夏:『...太好了。』     路法斯:『那麼就拜託妳了!』     愛莉夏:『嗯...』   只見愛莉夏就像希爾梅莉亞那樣,把路法斯給具體化了出來。     路法斯:『真不可思議...          雖然那戒指有點鬆,不過看起來還是挺適合的呢...』     愛莉夏:『所才說是我的幸運符呀...』     路法斯:『真是個利益滿檔的東西。』   (此段恕不敍述...因為在下出現雞皮反應...)     路法斯:『雖然沒有成為神,不過我還可以再戰。』     愛莉夏:『走吧,去瓦爾哈拉。』     路法斯:『嗯。』 可以拿到的寶物 プライムエリクサー ヴァリアントグリーブ 妖精の靈藥 チャージブレイク 炎衣フレイムミスト 魔女の秘藥 無欠のタリスマン 閃刀シルヴァンス エリクサー ヴァリアントアーマー ヴァリアントヘルム 鍊金術の書 ノーブルエリクサー オーバードライブ パワーバングル $120000 ユニオンプラム 聖杖ユニコーンズホーン $80000 識者の經驗 神速の書 $100000   ◆此時離開アスガルド的話,就能回去ミッドガルド,而狹間の洞窟就必須從精靈の森才能進入。    不過~由於路法斯變成了英靈,所以狹間の洞窟就不再只有8分鐘可以逛XD。 ヴァルハラ宮殿   芙蕾獨自一人站在原本該坐著奧丁的王座上。   看著王座時,她彷彿見到了總是自信對著她微笑的奧丁。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變成這個局面?   芙蕾無力的跪坐在王座前。      芙蕾:『奧丁大人...』   此時傳來了腳步聲,是亞莉。      亞莉:『芙蕾,我有話...』   亞莉方一抬頭,看到的只有芙蕾...總是該在這裡的奧丁...不在。      亞莉:『...奧丁大人呢?』      芙蕾:『...被帶走了。』      亞莉:『...什麼!?是誰!?』      芙蕾:『是妳也知道的人...雷札特.法雷斯。』      亞莉:『汀帕的魔導師...但是做這種事能得到什麼?』      芙蕾:『我才想知道!』   芙蕾發現到自己的失態,這時候她應該是要冷靜的。      芙蕾:『...對不起。          連グングニル也帶走了,這樣下去連神界也很危險。          目前是靠著龍之玉和布拉姆斯之魂的力量才好不容易維持平衡。』      亞莉:『現在馬上去追,借我英靈吧。雷札特現在人在那裡?』      芙蕾:『實在無法完整的說明呀...』   亞莉走到了英靈殿。      亞莉:『亞力傑!在嗎?』   亞莉看看四周,英靈殿裡是有不少人沒有錯,就是獨缺亞力傑。   而且每個人在看到亞莉時,都出現了迴避的態度。   雖然她不太了解是為什麼,不過既然亞力傑不在,亞莉便關上了門離開。   出了英靈殿的亞莉,四處找著亞力傑,沒多久便找到了...   他躺在樓梯上休息..."orz(神界有這麼窮嗎?)      亞莉:『亞力傑!』   她走到亞力傑身邊。      亞莉:『跟我來,是大事。』     亞力傑:『...跟我沒關係。』      亞莉:『什麼...』     亞力傑:『是要去救奧丁對吧?這種工作我才不幹。』      亞莉:『...為什麼會知道?』     亞力傑:『處處都有風聲啊。』   此時亞莉想到了剛才進入英靈殿時,每個人那逃避的態度。     亞力傑:『人類那一方呢,都覺得那種傢伙不在比較好。不對嗎?』   原來如此...這些英靈,就算處在神界,但終究是人類。   聽到亞力傑這麼說,亞莉便不再說什麼了。   求人不如求己,她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殿堂。   而在亞莉沒有離開多久,躺在樓梯上的亞力傑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是進入瓦爾哈拉宮殿的愛莉夏和路法斯!?     亞力傑:『...愛莉夏?連路法斯也在一起嗎!?          你們到底也被帶來成為英靈了嗎...』     愛莉夏:『請不要靠近我們!』     路法斯:『你這ヴァルキリー養的狗...』(真是失禮至極,不准污辱在下的亞力傑~~~)     亞力傑:『...關於巴爾巴羅沙王一事我很抱歉。』     路法斯:『可不是道歉就能解決的問題!』     亞力傑:『我知道...要是現在殺了我能讓妳痛快點,那就殺吧。          ...是我的錯。』   亞力傑雙膝跪下,把大劍丟至愛莉夏面前。   比起言語,這是他最直接的道歉方式。     路法斯:『...發生什麼事了?』     亞力傑:『什麼事都沒有。          不過是我自以為是神的傭兵,結果終究是被當成英靈使用罷了。          我已經厭倦了,不想幹了。          不過這裡有個好情報,就是奧丁不知道被誰帶走了。』     路法斯:『我們知道啊,是雷札特幹的好事。』     亞力傑:『什麼!?是那個鬱悶的魔導師啊...          做的不錯嘛,那個傢伙...』     愛莉夏:『這並不是一件單純的事情,他一定還對我們隱暪了什麼。』          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樣的事...但一定是大事。』     路法斯:『我們和奧丁還有事情要解決,也要去找他。』     亞力傑:『你們...只有兩人和奧丁對戰嗎?』     路法斯:『...是呀。』     亞力傑:『...真是輸呆了。越來越討厭自己了。』     路法斯:『那就成為我們的傭兵吧,只不過沒有報酬哦。』     亞力傑:『...可以嗎!?』     愛莉夏:『嗯。』   只見愛莉夏撿起了亞力傑丟出來的劍,拿到他的面前。     愛莉夏:『一起去找龍之玉吧?』     亞力傑:『我知道了,快走吧!聽說人界現在可是慘了呢。』   ◆在宮殿裡會有著三色的封印,還有看起來像是香爐(?)的東西。    要通過很容易,就是把香爐(?)兩個都放到魔法陣上(就是地面會發光的陣形)就可以了。    不過香爐(?)會自然移回原本的地方,此時就使用光子冰住,當然這是轉換不能的啦。    在上面的香爐(?)只要站在上面或是放水晶就能使之降下~    而第二個封印點呢,其中一組香爐(?)乍看之下只有一個,其實另一個在上面(很上面)。    必須走到上面的樓梯才能看到唷。   沒有多久,一行人走到了宮殿的最深部,而映在眾人眼前的是...   水鏡...還有布拉姆斯跟龍之玉。     愛莉夏:『這個封印...我們能夠解除嗎?』     路法斯:『這種時候呢,晚一點再帶走那個傢伙,現在只拿龍之玉就好啦。』     愛莉夏:『不行,要一起帶走。』     路法斯:『不過這麼大的東西,該怎麼搬啊...』     愛莉夏:『使用那個的話...』     路法斯:『那個...?』     愛莉夏:『這是水鏡,我從希爾梅莉亞那曾聽說過。          這可以跟在遠方的人通訊,也能傳送東西。』     亞力傑:『那麼經過這裡的話,大家馬上都能回去人界囉...』     愛莉夏:『我們快點!』   正當三人準備把龍之玉和布拉姆斯送入水鏡時,亞莉出現了。      亞莉:『等等!』     亞力傑:『妳還在!?』      亞莉:『別引起騷動,我不是要和你們爭吵的,我想要借用你們的力量。』     路法斯:『那妳去找別人吧!』      亞莉:『就算是為了救希爾梅莉亞?』          希爾梅莉亞和奧丁都被雷札特帶走了。』     路法斯:『...這種謊言也想騙我們!』      亞莉:『你...沒看到嗎?』     路法斯:『那個時候可沒什麼閒時間啊。』      亞莉:『但是你有看到雷札特對著奧丁使用神之技對吧?          那本來不是人類可以達成的術法,無論是知識或力量都不可能辦到。          他是因為有著賢者之石的知識,還有希爾梅莉亞的靈魂力量...          雷札特他創造了優格拉西兒以外的新世界,然後逃到那裡去。』     愛莉夏:『新世界...』   愛莉夏想起了第一次和雷札特見面的時候,那時他所說的話...     愛莉夏:『果然...汀帕的研究已經完成了。』      亞莉:『似乎是...恐怕那個人也理解了王呼的秘法。』     路法斯:『...真是強敵。』     亞力傑:『你們...打算跟嗎?』     路法斯:『當然的啊,奧丁會怎樣我才不管,但那種危險的傢伙可不能置之不理吧!』     亞力傑:『真沒辦法...』     愛莉夏:『請解除布拉姆斯的封印,然後龍之玉也是。這是我們的條件。』   愛莉夏話才一出口,芙蕾馬上就出現在現場。      芙蕾:『身為人類竟敢想要指使神嗎?...不可原諒!』   面對芙蕾的眾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愛莉夏:『嗚!』   愛莉夏被芙蕾擊昏,並且倒在亞莉的面前,但亞莉只是默視著愛莉夏。   亞力傑看著亞莉這種態度,覺得有點惱火。     亞力傑:『...別指望這傢伙了,快帶著她離開!』      芙蕾:『要神眼睜睜的看著英靈離開,很抱歉是不可能的!』   芙蕾打算攻擊愛莉夏的時候,突然的攻擊讓芙蕾後退了。      芙蕾:『啊!』   沒想到亞莉攻擊了芙蕾。     亞力傑:『...幹的好啊。他們兩個人就拜託你了!』   就在芙蕾打算攻擊時,亞莉拿起了龍之玉。      芙蕾:『亞莉...妳是認真的嗎!』      亞莉:『不要看輕了英靈,他們是我們的想像之上的。』   亞莉把龍之玉拿在自己手裡,似乎有使用的打算。      芙蕾:『亞莉...住手!』      亞莉:『...哼!!』      芙蕾:『呀!』   在狂亂的火焰下,芙蕾是抵擋住了,但其他人...恐怕是進入水鏡了吧。   仔細一看...水鏡破掉了。      芙蕾:『...真是!          那麼再來...能夠把命運託付給妳嗎?...蕾娜絲(レナス)。』 可以拿到的寶物 ミスリルガントレット オーバードライブ 魔女の秘藥 防寒のタリスマン ノーブルエリクサー 精靈の靈藥 ダブルサーチ $200000 フレアクリスタル アースクリスタル 耐炎のタリスマン ユニオンプラム パワーバングル ガードポーション 金の卵 マイトポーション ホーリィクリスタル 避雷のタリスマン 魔劍グラム エーテルセプター マジックバングル 無欠のタリスマン シャドウクリスタル スぺルポーション リキュールポーション チャージブレイク 賢者の秘藥 砕土のタリスマン 命弓ミステルテイン シルバープレート 識者の經驗 鍊金術の書 劍士の知識 弓鬥士の知識 魔術師の知識 盜賊の知識 アンブロシア 重戰士の知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