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是標題

關於部落格
聽說是描述
  • 155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hapter4

         我衷心的感謝妳的功勞,亞莉.瓦爾奇莉亞。』      亞莉:『我很光榮。』   奧丁把寶玉交到了芙蕾手裡。      奧丁:『時機成熟了,攻打汀帕吧。』   但亞莉並未回應。      奧丁:『怎麼了?』      亞莉:『不...』   亞莉似乎相當的猶豫。      亞莉:『我可以詢問奧丁大人一件事嗎?』      奧丁:『妳問。』      亞莉:『奧丁大人想把人界如何呢?』      芙蕾:『妳擔心的是龍之玉嗎?。』      亞莉:『嗯...』      芙蕾:『長時間失去龍之玉的人界會消滅的。          就算妳沒有去攻打汀帕,那裡遲早也會消滅。』      奧丁:『妳放心,我並不想要消滅人界。』      亞莉:『但是...』      奧丁:『這只是我們的一種手段,我希望妳專心的攻打汀帕。          汀帕反抗的意識相當明顯,他們正在執行超乎我們想像的事情。          但是就算我們拿到了寶玉,也無法給他們足夠的害怕。』   芙蕾把龍之玉放回了奧丁手中,此時亞莉也準備離開了。      芙蕾:『要不要一起去?』      亞莉:『...沒有必要。』   亞莉離開了神殿。      芙蕾:『那麼...打算使用什麼樣的方法呢?』      奧丁:『知道了不死者之王的地點,他一定會去汀帕。          在那時候也順便把希爾梅莉亞帶回來,少掉一點步驟。』   芙蕾沈默。      奧丁:『妳不服嗎?』      芙蕾:『不...只是覺得寶玉和不死者之王的順序有點相反而已。』      奧丁:『妳很清楚嘛...』   而亞莉慢慢的走出了神殿,亞力傑正在那裡等著。      亞莉:『去汀帕吧。』 クレルモンフェラン   一行人在離開了奉竜殿後,到達了クレルモンフェラン休息。   沒想到這裡的人都在談論著汀帕那裡發生了奇怪的狀況,像是出現了奇怪的光芒這類的...   就快要離開城市時,愛莉夏感覺很難過。     路法斯:『喂,怎麼了!?』     愛莉夏:『不行了,我再也忍受不了...          連這麼遠的地方,街上都在傳聞著汀帕發生了事情。』      迪蘭:『...傳聞是傳聞。』     路法斯:『安慰就不要了吧...          喂,不能使用那個嗎?...什麼移送魔法?』     雷札特:『...移送方陣嗎?』     路法斯:『沒錯,就是那個!』     雷札特:『很遺憾...』     路法斯:『為什麼啊!?』     雷札特:『...其實我試過了,但是汀帕張起了強力的結界。          很抱歉,我的力量不足。』      迪蘭:『...那麼就期待能夠發船吧。』     路法斯:『又要去佐爾迪了...』   ◆此時回去コリアンドル找拿著釣竿的村人可以問到蒼枯の森又出現了怪物。    只要走到原先打Boss的地方就會再出現新的Boss。    擊倒後回去找釣竿能得到回禮.識者の經驗。    而村子的民家裡本來有個寶箱拿不到,現在因為婦人離開就可以拿,裡面是コアエメラルド    去ヴィルノア找酒場旁的先生一樣得到トゥルゲン鉱山再度出現怪物。    同樣走到原Boss的地方再出現新的Boss,擊倒後得到緋の封陣器。    而回去找老先生得到的回禮是メタボライザー。    カルスタッド的雞能得到金の卵 スカビア溪谷   根據クレルモンフェラン的市民說,這條是捷徑... 港町ゾルデ   和クレルモンフェラン一樣,這裡也紛紛的討論著汀帕發生事情。   一行人便走到了港口看有沒有發船。     路法斯:『...好像有什麼焦味?』     雷札特:『這麼一說...』      迪蘭:『從那裡傳來的...』   只見汀帕的方向冒出了陣陣黑煙。     路法斯:『汀帕...燒起來了!?』      迪蘭:『...快點去地下道吧。』     路法斯:『走吧...』   路法斯叫著看著遠方汀帕的愛莉夏,但她似乎沒有聽見。   希爾梅莉亞:(妳還站在這裡,怎麼了?)   愛莉夏被希爾梅莉亞一提,便轉身跟上隊伍。   才走了幾步路,愛莉夏就因為絆到石階而跌了一跤。     愛莉夏:『啊...!』   等到她站起來的時候,也許因為心情太過紊亂,似乎轉換成希爾梅莉亞了... 王家の地下道   就快要接近出口的時候,那裡有著一個人...   是個男孩,他看到眾人走上前時,輕快的打了招呼。      男孩:『呀,好久不見了。』     愛莉夏:『...你是?』      男孩:『討厭啦...別開玩笑了,我是アース神族的烏魯(ウル)呀。          被拜託來幫忙亞莉,不能讓任何人接近汀帕。          希爾梅莉亞,真高興遇見妳。』   由於對方是神族,很快的愛莉夏便轉變為希爾梅莉亞。     愛莉夏:(等等...請讓我跟他說。)      烏魯:『髮型變了呀?相當不錯嘛。』   希爾梅莉亞順從著愛莉夏的話,把她換了回來。     愛莉夏:『請讓路。』      烏魯:『好啦,我把妳送回瓦爾哈拉吧。』     愛莉夏:『請讓路。』      烏魯:『不行啦...多繞路的話會被奧丁大人責罵的,反正汀帕已經和滅亡沒兩樣了。』     愛莉夏:『就算會變成這樣,我身為王家的一員,有義務看到最後。』      烏魯:『不是...希爾梅莉亞嗎?一直都是人類那一方?』     愛莉夏:『是的。』      烏魯:『別出來,人類!我才沒找妳,叫希爾梅莉亞出來!』   沒想到柔弱的愛莉夏竟然拔出劍來。      烏魯:『...要打嗎?』   愛莉夏並不打算放下劍,於是其他人也跟進。   看到這樣的烏魯只好無奈的攤攤手。      烏魯:『就是不讓妳承擔多餘的悲傷,妳都不了解亞莉的心情嘛...』   他舉起弓,瞄準了愛莉夏...。   在擊倒了烏魯後,馬上就能進入汀帕... ディンパン城   汀帕城已經是殘破不堪了...但人民似乎都沒有逃走的想法。   他們都衷心的祈求自己的國王能夠得救...   ◆城裡的一名士兵可以得到識者の經驗。   而沒有多久,很快的就走到了處刑台的地方...   只見三賢者中的沃爾薩(ウォルザ)正捲著處刑台的巨刀上昇...   巴爾巴羅沙王慢慢的步上處刑台,他把頭靠在處刑台上。   而蓋因(ガイン)拿著一個桶子放在國王的頭下...   此時巴爾巴羅沙王看著跟著他的兩名賢者...真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局面。   巴爾巴羅沙:『不用害怕,你們幫我做了這麼多,我不會恨你們的...』   此時亞力傑丟過來一個人,是達雷斯。     亞力傑:『國王的下一個就是這傢伙。』   巴爾巴羅沙:『達雷斯...』     達雷斯:『王妃她...平安無事。』     沃爾薩:『國王他原諒我們了。          回頭是岸,現在還不晚呀,達雷斯。』     達雷斯:『就算會被人頭落地,我也要在國王的身邊。』   巴爾巴羅沙:『達雷斯...』   此時從天空降下一道光芒,是亞莉。     亞力傑:『老的兩個已經投降了,年輕的打算和國王一起死...』      亞莉:『王妃呢?』     亞力傑:『年輕的把她藏到某個地方了,說死也不告訴我們地點。』      亞莉:『那麼就死吧。』     亞力傑:『...這樣真的好嗎?』   亞力傑握著處刑台的開關,看著國王,但亞莉就是為此才來這裡的。      亞莉:『用你們的眼睛看好!          冒瀆自然定理並且反抗神的人,這就是你們國王的下場!』   突然一箭射到亞莉面前,亞莉很迅速的就接住了。      亞莉:『是來做今生最後的告別嗎...』   愛莉夏等人趕到了這裡。     愛莉夏:『父親!』   巴爾巴羅沙:『...愛莉夏!?』     達雷斯:『別來...不可以來!』      亞莉:『...有意思。』   亞莉轉向兩名賢者。      亞莉:『為了讓你們表示決心的傢伙,已經來了。』   擊倒二名賢者-   雖然擊倒了兩位賢者,但愛莉夏還是無法阻止自己的父親被處刑。     愛莉夏:『住手!』   看著自己的父親死在眼前,愛莉夏傷心的流下淚水。     愛莉夏:『父親...』   亞莉準備離開時,亞力傑看著處刑台下的桶子...問著亞莉。     亞力傑:『...不帶走嗎?』   亞莉回頭看了看,並不是很在乎,她走到愛莉夏面前。      亞莉:『就算妳一直待在夜晚,充其量是在這互舔傷口而已。』     路法斯:『可惡...』   亞莉踢了踢躺在地上的賢者,似乎是死了。      亞莉:『這些傢伙真是沒用,什麼三賢者。汀帕也真是夠膚淺了。』     沃爾薩:『膚淺的是妳,戰乙女』      蓋因:『別想把我們帶去成為英靈。』   沃爾薩飛至達雷斯的身邊。     沃爾薩:『達雷斯呀,你也輕鬆一下吧。』   從他的手中撒下了綠色的粉,他讓達雷斯吃下了那東西...   就算亞莉想上前,但蓋因卻擋下了她。   在達雷斯痛苦一陣之後,兩個人離開了。      亞莉:『是グールパウダー。          成為不死者就逃走了呀,真是,不管那個傢伙都這麼恨神嗎。』   亞莉和亞力傑就這麼消失了。   而愛莉夏趕緊跑到了達雷斯的身邊。     達雷斯:『國王的希望是...創造一個不被任何人支配,享受永遠和平的世界。          然後比任何事更重要的是...讓愛莉夏成為真正的人類...          ...就只是這樣而已。          而為了達成這件事,沃爾薩向國王進言必須要使用王呼的秘法...』     愛莉夏:『王呼的...秘法?』     達雷斯:『只有奧丁能使用的失傳秘法,是一種讓ヴァルキリー轉生的系統。』     愛莉夏:『父親他...為了這樣的研究而犧牲了這麼多的生命?』     達雷斯:『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完成的研究而犧牲生命,最痛心的人是...國王。          而且...雖說向國王推進的人是沃爾薩和蓋因,但我到底也是加入了。          我年紀輕輕就能坐上三賢者的位置,想想也挺好笑的。』     愛莉夏:『不要再說了...達雷斯。』     達雷斯:『只有一件事,請讓我跟妳道歉...          其實...讓妳離開城裡這件事,是我的建言...          為了不讓妳有多餘的擔心,所以國王馬上就同意了。          希望妳原諒我...』   正當愛莉夏想再說些什麼時,達雷斯突然痛苦了起來,他撇開了愛莉夏。   沒有多久,達雷斯也變成了像沃爾薩兩人那樣的不死者。     達雷斯:『戰乙女!妳這傢伙!』   達雷斯跳至高台上。     愛莉夏:『達雷斯...達雷斯!』   看著眾人上前的達雷斯後退幾步,便離開了。      迪蘭:『心也變成不死者了...』   愛莉夏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就打算離開。     路法斯:『妳要去那裡!?』     愛莉夏:『去找母親...她一定還躲在城裡的某個地方。』   希爾梅莉亞:『也好...就算汀帕輸了,但我們還有為救人界的戰爭。          終究也得回到城裡,也不得不做好準備。』   一行人再度進入城後。     路法斯:『...喂,救人界這件事,最後應該就是打倒奧丁吧?』      迪蘭:『不...是去取回龍之玉,然後安置在人界。』     雷札特:『但是奧丁一定自己守護著龍之玉...』      迪蘭:『...看來還是無法避免。』     路法斯:『那麼我們引發終末然後嘗試獲得勝利呢...          似乎是太亂來了。』     雷札特:『真令人困擾,你這樣是不是太軟弱了呢...          你是這個世界唯一一個有著能夠接觸奧丁的立場的人。』          就某種意義來說,你比希爾梅莉亞殿下更藏有對抗奧丁的可能性。』      迪蘭:『原來如此...          把奧丁的智慧置換到路法斯體內嗎。』     路法斯:『就因為我是神之器,這是把我當笨蛋嗎!』     雷札特:『不是,這是表示我的敬意。          已經不能靠人,而是只能依靠你也說不一定。          你並非容器...而是成為真正的神。』   希爾梅莉亞:『原來如此,挺有趣的...          不過路法斯這樣的器量和能力,以及力量都有所限制情況下,這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進入城裡沒有多久,正當愛莉夏四處找尋自己的母親時,到了數名士兵正抬著一具棺木走了出來。     愛莉夏:『...這是?』      士兵:『是王妃...她自殺了。』   本來支持著愛莉夏的動力一瞬間消失了,她跪坐在地。   沒多久,亞莉出現了。      迪蘭:『...難道是妳幹的好事嗎!?』      亞莉:『雖然我是這麼想...她可是自殺的。』     愛莉夏:『這就跟妳殺的一樣!』      亞莉:『隨便妳怎麼想...          全部都因應主神奧丁的想法而轉動,而且神讓靈魂輪迴有什麼不好?』     愛莉夏:『嗚...嗚啊!!』   愛莉夏上前舉劍攻擊亞莉,卻被推了回來。   動手的人是...亞力傑。     愛莉夏:『...為什麼!?...連你也這樣?』     亞力傑:『我現在是奧丁雇用的傭兵,光是慌張什麼也開始不了。』      迪蘭:『我真是看錯人了!』     亞力傑:『以你們這種人數能做什麼?』   迪蘭二話不說上前毆打亞力傑,亞力傑也不干示弱回打,兩人就在一旁扭打起來。   希爾梅莉亞:『...除了奧丁妳不會說別的嗎?          我已經聽夠什麼奧丁的意思,我要聽的是妳自己的意思。』      亞莉:『...要說什麼?          不要忘記我們是奧丁所使役的人!』   希爾梅莉亞:『夠了!人並沒有被神愚弄的道理!』   希爾梅莉亞拔出劍來指著亞莉。      亞莉:『想以戰鬥來做暫時慰藉嗎...那我就陪妳玩吧。』   擊倒了兩人後-   姐妹兩人正在一旁廝殺時,此時雷札特發現了自己的四周有著人正在鬼鬼崇崇的不知在做什麼。     沃爾薩:『就是現在!』   是兩名賢者!?他們在希爾梅莉亞和亞莉的周圍設下了魔法陣。   突然間,兩人女神的靈魂都被硬生生的抽取了出來。      亞莉:『什麼...』   希爾梅莉亞:『嗯嗯...』     路法斯:『那是什麼!?』      迪蘭:『是王呼的秘法!』   只見迪蘭身上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沃爾薩:『...不死者之王!?』      蓋因:『...布拉姆斯!?』   另一方面,奧丁和芙蕾也在神界看到了這一切。      芙蕾:『人類怎麼會...這怎麼回事...』      奧丁:『不死者之王是要成為那邊的同伴呢...?』   布拉姆斯把兩人的賢者都擊退後,自己上前打算入侵結界裡。    布拉姆斯:『這次我會救妳!』   突然間,從布拉姆斯的背後出現了芙蕾。   希爾梅莉亞:『不可以!』      芙蕾:『什麼!?』   芙蕾看到行動的希爾梅莉亞,立即加強了自己的法術。   希爾梅莉亞:『嗚...』   碰到了結界的希爾梅莉亞很快的就消失了,而芙蕾此時也攻擊了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喔啊...!』   轉眼間,布拉姆斯被封印了,而芙蕾發現了在上空有著另一個不知名的方陣。      芙蕾:『這個歪曲...這個方陣是...!?』   芙蕾四周張望下都沒有看到任何人,於是她把布拉姆斯及亞莉傳送離開。   隨後她也離開了現場...   殘破的宮殿裡只留下了昏迷的愛莉夏,以及路法斯... 神界ヴァルハラー   芙蕾已經回到了神界,帶著被封印的布拉姆斯。      奧丁:『做的好。』      芙蕾:『但是...那樣的人類竟然發動了王呼的秘法...這能夠容許嗎?』   只見奧丁一勾手,封印著布拉姆斯的晶石便轉移到他的面前。      奧丁:『亞莉她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都不足以去追究了。』      芙蕾:『若是我沒有加入,也許就成功了。而且希爾梅莉亞的行蹤不明。』      奧丁:『本來世界上就不能存在兩名ヴァルキリー的。          雖然魔導師們實行的是不完全的王呼秘法,但應該是轉生出去了。          反正也省了些手續。』      芙蕾:『...是這樣嗎?』      奧丁:『怎麼了呢?』      芙蕾:『不死者王好像發動了什麼法術,那的確是我不知道的法術。          而且我感覺到歪曲...』      奧丁:『妳被這邪惡的精神迷惑了嗎?真不像妳...          寶玉在我的手中的現在,人界毀滅的速度會加快。          我打算使用這個來做為安定世界的力量之源。          在那時候讓一度毀滅的王呼的秘法失傳也不壞呀。          反正早就已經是沒用的東西了。』   ◆從這個時候開始ディラン和レザード便脫離隊伍,若是兩人都有操到Lv45以上時,可以得到:    不死者の劍﹑虐げられし者の劍﹑賢者の石の破片﹑ホムンクルスの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