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聽說是描述
  • 155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hapter2

ディパン城下町   ◆在一開始的地方,往右邊走會有裡道,目前那裡有著士兵    請進入城鎮內,往城門前的話會有士兵說該替換在裡道的人了    此時裡道前的士兵就會不見,才能進入城裡。 ディパン城   進入城內-     路法斯:『那麼...在見國王前要先看穿汀帕的企圖吧?』     愛莉夏:『但是該怎麼做才好...』     路法斯:『喂喂,希爾梅莉亞在睡覺嗎?』     愛莉夏:『我不知道,我叫都沒有回答...』      迪蘭:『也許是感覺到亞莉的波動而隱藏起來了。』     路法斯:『...被追趕嗎?問不到這種事...在這裡是要做什麼啊...          沒有一兩個忠臣留在城裡嗎?』   愛莉夏想想。     愛莉夏:『...達雷斯(ダレス)。』     路法斯:『誰...?』     愛莉夏:『達雷斯他...是我的青梅竹馬,聽說他成為三賢者之一了。』     路法斯:『三賢者嗎...他對汀帕的企圖很清楚吧?』     愛莉夏:『三賢者的研究設施確實是在地下...不過我也只是聽說,並沒有去過...』      迪蘭:『我在的時候有的地下設施是當成監獄在使用的,去找吧。』     愛莉夏:『...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路西法和迪蘭往城裡走去,只見愛莉夏嘀咕...     愛莉夏:『不要沉默,麻煩妳幫幫忙嘛...』   她快步的上前跟上兩人。   城裡寂靜的令人害怕,不久後三人找到了前往地下室的入口。   很快的,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是阻礙者。   但阻礙者並不是人類,而是一個個活動著的骷髏!?     路法斯:『真令人害怕啊...果然汀帕的王族在養著怪物不是嗎!』     愛莉夏:『不是的!』   愛莉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見。     愛莉夏:『這種事...父王...』   ◆在地下能夠找到兩個有著紅水晶的台座,必須擊破水晶才能解除魔法陣    三人走到城內約底部的地方,看到了許多奇怪的箱子。     路法斯:『棺木...?似乎不是。』   他走近箱子察看前...看了看愛莉夏,確認一下是否察看。   他向愛莉夏點點了頭...     路法斯:『...是剛才的怪物。』   路法斯環顧四周,淨是同樣的箱子。     路法斯:『在這裡養殖的樣子。用自己的眼睛確認如何?』   愛莉夏搖頭,為眼前再明顯不過的事實哭泣。   此時...路法斯發覺到有奇怪的水滴落在愛莉夏附近,他抬頭張望...   沒多久,從上面掉下一隻怪物,路法斯趕緊把愛莉夏推開。   而迪蘭看著怪物,似乎有所反應。     路法斯:『...怎麼,是認識的嗎?』      迪蘭:『...大概。這個聲音...只有我聽的到這個聲音嗎?          ...對國王...對巴爾巴羅沙王失望了吧。』     路法斯:『我們又不是國王的部下,說說看吧。』   本想也許可以講講道理,但怪物卻開始打擊附近的東西。     路法斯:『...太勉強了。』   擊倒怪物再繼續前進時,三人便走到了一間書庫。   愛莉夏慢慢的往裡面走去,在一邊的角落看見了一個人的背影。   她試探的問道:     愛莉夏:『...達雷斯?』   對方聞聲回頭...是一名有著棗紅色頭髮的男子。   他看見愛莉夏的表情相當的驚訝,而愛莉夏確認自己認對了人而開心不已。     愛莉夏:『達雷斯!果然是達雷斯!』     達雷斯:『愛莉夏...?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很糟糕,現在妳快點離開這裡比較好。』     愛莉夏:『為什麼?』     達雷斯:『這...』     路法斯:『是做了不能說的危險實驗吧?』     愛莉夏:『是嗎?達雷斯?實驗室的那些...是你們所為的嗎?』     達雷斯:『...』      迪蘭:『時間、不死者,還有精靈的資料。』     路法斯:『...精靈!?』      迪蘭:『還有這些之上的龍之玉...做為怪物的材料不會太過高級嗎?』          為了人界的永久和平而利用了被安置的寶物...          身為賢者的你,難道不知道使用龍之玉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嗎!』     愛莉夏:『怎麼了,達雷斯?不要沈默,拜託你回答呀!』   不等達雷斯回應,希爾梅莉亞便擅自的更換掉愛莉夏的精神。   希爾梅莉亞:『快說!龍之玉是四寶之一,奧丁也在狙擊。』     路法斯:『什麼!?』     達雷斯:『原諒我...愛莉夏...』   希爾梅莉亞:『快點回答!國王在企圖什麼!』     達雷斯:『...巴爾巴羅沙王在研究對抗奧丁的力量...但這是...』   突然間,背後的大門打開,出現的是二名老人。     ???:『不是發誓過要將我們的研究帶進墓場的嗎,達雷斯?』   達雷斯看見自己以外的另兩名賢者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讓他真正害怕的,是站在賢者背後的...國王。   希爾梅莉亞:『侮辱寶玉之力的愚蠢人類。』   希爾梅莉亞消失,換回愛莉夏。     愛莉夏:『...父王!』   巴爾巴羅沙:『無禮者...』   愛莉夏衝了過去,卻被巴爾巴羅沙狠狠的推開。   巴爾巴羅沙:『...我的女兒死了。          我不允許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人能夠叫我父親!          去把這些人抓起來。』   眼見國王如此的狠心,路法斯和迪蘭便掩護著愛莉夏趕緊離開現場。   巴爾巴羅沙:『別讓他們逃走!』     ???:『是!』     ???:『好的!』   兩名賢者追了上去,現場只剩下巴爾巴羅沙和達雷斯...   看著達雷斯的巴爾巴羅沙,原本嚴竣的表情瞬間轉為祥和...   是呀...這人是他達成他理想的重要棋子,比起女兒來,這人更重要吧。   巴爾巴羅沙看看他,便離開了。     達雷斯:『愛莉夏原諒我...只要再一下子...』   三人在離開了實驗室之後,便打算跳出城外。   意想不到的是,在中途竟然出現了戰乙女的長女.亞莉-      亞莉:『希爾梅莉亞,妳瞭解了吧?          就算沒有因為妳的緣故,汀帕也打算和奧丁戰爭呢。          而且也使用了龍之玉這禁忌的手段...』     愛莉夏:『使用禁忌手段的,不管神或是人都是一樣的。』      亞莉:『收斂點,人類!我沒有問妳!          不過希爾梅莉亞不出來呢,真沒辦法...』   亞莉慢慢的步下石階,並拔出了劍...      亞莉:『消滅的不止是汀帕,連同人界也會一起毀滅,--這都是因為妳。』   她將劍指在愛莉夏的喉頭,此時路法斯和迪蘭為了防備也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亞莉看著兩人...      亞莉:『嗯...成為最強戰士的資質相當充份呢。 大家在結束後一起去瓦爾哈拉吧。』   希爾梅莉亞:『他們不會和汀帕對戰,不可能加入奧丁的暴行而背叛我。』      亞莉:『愚蠢...受到人類相當的影響呢。』          就因為由有力量的神來統治,人界才能有現今的繁榮與秩序。』   希爾梅莉亞:『神所被承認的功績是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也沒有被影響。          現在沒有什麼東西是神可以搶奪,人已經不需要神了!          而我想要幫汀帕...還有愛莉夏。』      亞莉:『身為ヴァルキリー必須以大局為重,怎麼能為一個國家、一個人所迷惑呢!          就算是小小的芽,我也會毫不留情地消滅。』   正當亞莉準備擊殺希爾梅莉亞時...   轉眼間亞莉手中的劍便掉落地面-路法斯和迪蘭都舉起武器對準亞莉。      亞莉:『似乎是太小看你們了。但這終究只是個沒有回報的行動...』   一晃眼的時間,亞莉便消失了。   ◆之後折回遇見亞莉的樓梯時,可以撿到狩劍ヒルド 可以拿到的寶物 ユニオンプラム 小人の靈藥 レザーブーツ クレストエストック クロスボウ $700 ダブルサーチ フレアジェム $1200   一行人被追至城門前-      賢者:『別這樣的表情嘛...只是要你們在我們實驗完成前稍微待一下呀。』   老人發號施令。      賢者:『把你們直接帶到處刑場去!』      迪蘭:『別想!』     路法斯:『可惡!』   眼見三人被包圍,似乎是逃不掉時,從背後來了另一個人。     ???:『...驅往天空的羽翼呀,請誘導我!』   從另一角落射來一道光芒,光芒包圍住愛莉夏三人。      賢者:『這、這是...?』   此時,射出光芒的人也順勢跳入了光芒中,很快的四人都消失了。   巴爾巴羅沙:『怎麼了!?』      賢者:『是移送方陣,達雷斯那傢伙竟敢這麼做!』   巴爾巴羅沙:『達雷斯已經送入大牢裡了。』          如此高等的法術,除了三賢者外,還有什麼人能夠使用呢!?』      賢者:『...是那個新加入的!』 喪失の森   而四人都因為那個移送方陣的緣故,而被傳送到外面來。     愛莉夏:『...這裡是?』     路法斯:『城堡崩了嗎?』      迪蘭:『似乎出來外面了...』     魔術師:『是移送方陣,愛莉夏大人。          請原諒我用如此亂來的方法,但是在那種場合實在沒有其他方式了。』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男子。     愛莉夏:『...你是?』     雷札特:『雷札特...。我叫雷札特.法雷斯(レザード.ヴァレス)。          是在賢者的手邊幫忙研究...』     愛莉夏:『為什麼要帶我們逃走呢?』     雷札特:『我想愛莉夏大人想要阻止您父王的危險研究吧。』     愛莉夏:『那危險的研究,你知道嗎...?』     雷札特:『國王他...要做一個封閉的時間,想逃避死亡的命運。          神界、人間界、冥界,創造一個不屬於任何世界的新的世界樹。          也就是,和神永別。』   希爾梅莉亞:『和位相轉位不同,這連奧丁都沒有這樣的能力。          為了這點而需要龍之玉?』     雷札特:『這是利用不死者和精靈的反覆實驗失敗,最後得到的結論。』     路法斯:『嘖...』   希爾梅莉亞:『汀帕想要逃離自然的定理,享受永久的繁榮嗎?』     雷札特:『我認為那是辦不到的,希爾梅莉亞殿下。』   希爾梅莉亞:『你知道我?』     雷札特:『稍微從達雷斯大人那裡...』   希爾梅莉亞:『龍之玉有著燒盡世界的力量。          在這之前連神都無能為力...所以那未必不可能。』      迪蘭:『難道要為了汀帕所以要找龍之玉嗎?』   希爾梅莉亞:『我並不是為了汀帕,而是為了人界。          我會找到寶玉,而愛莉夏會成為守護者。          你也要阻止國王那危險的研究對吧,雷札特先生?』     雷札特:『如您所願。』      迪蘭:『我對汀帕所發誓的忠誠並未消失。』看來迪蘭也打算跟隨。     路法斯:『妳之所以要找龍之玉,難道不是為了要把它交給奧丁嗎?』   希爾梅莉亞:『你要是真的這麼認為,就跟來阻止啊?          當然這樣就要和奧丁對立了,太勉強了吧。』     路法斯:『...當然要幹!』     愛莉夏:『大家的力量都值得依賴,麻煩請多指教了。』     雷札特:『那麼在追兵趕到前離開森林吧,去可利安德爾(コリアンドル)村』     路法斯:『那裡有龍之玉嗎?』     雷札特:『有龍之玉最後的安置場所的記錄。』   快要離開森林時,夜似乎也很晚了。     雷札特:『已經不要緊了,今天在這附近休息吧。?』      迪蘭:『為什麼說不要緊了?』     雷札特:『因為我在森林架好結界了。          不過ヴォルザ大人會用移送方陣來追,請待在這裡不要出去。』      迪蘭:『...那麼就休息吧。』   語畢,迪蘭看著愛莉夏。     愛莉夏:『請不用顧忌我。』     雷札特:『我以為是希爾梅莉亞殿下呢,什麼時候...』     愛莉夏:『希爾梅莉亞只會在看到目標時出現,普通的時候都是我...          對不起,我沒有什麼用...』     雷札特:『請原諒我,我不是有意這麼說的...          我只是一個魔導師,對於一個肉體擁有兩個精神這種奇跡覺得很感動。』     路法斯:『別在那修飾言辭了啦,一定會被希爾梅莉亞看穿的。』     雷札特:『...目標指引也夠看穿人心嗎?』     路法斯:『想就知道可以吧?』   希爾梅莉亞:『有意思,要試試嗎?』     雷札特:『這是希爾梅莉亞大人...』   希爾梅莉亞:『你身上有著從前世就無法離去的強烈思念。          只要讀取被你強烈影響至深的人,就能夠看到。』     雷札特:『是嗎?...我不想知道前世,不用麻煩了。          兩位呢,想不想試試?』      迪蘭:『...我相信自己在前世或更前世都是汀帕的忠臣。』     路法斯:『做這種多餘的事,不就會被亞莉那傢伙感應到嗎?』   希爾梅莉亞:『確實...』   變回了愛莉夏。     雷札特:『兩位經過長旅也累了吧,要不要先躺一下呢?          在太陽上昇之前就會叫醒各位的,當然我會負責看守。』   想想,路法斯便不客氣的席地而睡,而迪蘭沒多久也躺下了。   只剩下雷札特獨自一人看著天空的月...   而經由港町佐爾迪,再通過基瑟那(キセナ)草原後,很快的就看到了可利安德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